衿烬

高一/化竞党 一个不合格的写手,不成熟的填词。q184193189来扩列啊。

十九届跪了的小伙伴抱团,梦想不灭

熬到现在,就为了等推号,等查询。然而很不幸的消息,还是没过。不想传递辣么多负能量啦,但是真的很不开心。我是小年轻b组,初三,十五。我想告诉自己,我还年轻,二十届再战。但是又想到,每年每届不都是有这样一些人吗?他们小心翼翼将文章装进信封,怀揣着天大的梦想等结果。有人说,新概念是我们一群人的自我价值证明。我想,是啊,是这样啊。小学时候就听说了新概念,买一届又一届的书,一篇一篇看过去,一页一页又掀回来。我就是这么纠结的性子。每个码文字的人都是上辈子无缘执笔,而现世中我们又一次失败,却也只能说句梦想不灭。我知道我不行,入围的都是些大神,但是,我会从头再来。
空荡荡的查询结果一如空荡荡的心。——尽管现在说这句话略微矫情,但还是要说。——愿每一个在十九届跌倒的人,可以在明年的上海重逢。到时,以最热情的文字相遇。——也祝贺今年入围的大神们。

来自一只参加了两届的小透明。

评论(2)